[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19章-by爽爽

       ~BLEACH~
   當他們各自離去後,藍染立即順著靈壓尋找一護,由於剛才已下定決心要和一護成為同伴,他打算多和一護相處,當他發現一護時,一護正在七番隊的屋頂上打瞌睡,他的戒心太差了,甚至連藍染靠近都毫無查覺,看到他睡得十分香甜,藍染不忍心吵醒他,於是躺在他一旁,當藍染差點睡著時,好幾次都被一護的打呼聲、磨牙聲吵醒,藍染想直接打醒他,最後卻只是側過身來觀察著一護
 
  『暗元素究竟是怎樣的東西?為什麼可以改變人的心智?為什麼人越黑暗時施展的威力越大?』。
 
  『如果掌握暗元素的力量,還能保有自我嗎?』。藍染看著一護,雖然他陷入黑暗,情緒衝動又容易崩潰,卻依然保有善良正義的自我,雖然不想承認,但藍染認可一護是值得學習的對象,反觀浦原,個性與之前相差甚遠,已經轉變為渾沌善良的狀態,如果浦原再繼續惡劣下去,藍染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會繼續與他合作,而被藍染讚許的一護,此時此刻正在大咧咧的打呼睡覺,衣領一邊被扯開,敞露著胸膛,嘴角還有流下的唾液,藍染從未看過有人的睡相如此之差。
 
  當夕陽的澄光落在一護臉上,一護頂著昏沉沉的腦袋甦醒,當他一睜眼時,映入眼簾是藍染的臉。
 
  「啊啊啊!!」。一護彷彿見鬼似,立馬將瞌睡蟲嚇醒,並大呼小叫的從屋頂上滾下去,當一護快要摔落屋頂時,他及時的抓住了屋簷,藍染站在上方俯視著他。
 
  「喂喂!我快要摔下去了!好歹幫我一下吧!」。一護拜託著他,藍染的身影檔住了夕陽的餘暉,一護的視線略為昏暗。
 
  藍染做出一個扶鏡框的動作,隨後發現自己沒有戴眼鏡,他立即彎下腰抓住黑崎的手臂,正當他往上施力時,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立即放開一護的手。
 
  於是,一護便帶著錯愕自由落體───。
 
  「啊啊啊!!!藍染你這個渾蛋!!!」。一護摔到下方的樹叢中,造成不小的晃蕩,當他終於穿越層層樹冠後,他以屁股朝天的姿勢摔落地面。
 
  「好痛!」。一護撫著自己的腰部緩緩站起,當他一抬頭時,映入眼簾的又是藍染那可惡的臉。
 
  他立即朝著他揮拳「你這個混蛋!為什麼害我摔下來?」。
 
  藍染很快閃避攻擊「因為你太重了,我拉不動」。
 
  「你是故意的吧!」。
 
  「不,真的是因為你太重了,我不知道你吃了什麼,竟然比豬還沉」。藍染做出困擾的模樣。
 
  「你這個混蛋!」。一護被他的話給氣傻了,開始朝著他揮舞著拳頭,而藍染愜意的閃避,顯得十分怡然自得,一護更是氣惱,於是朝著他橫衝直撞的攻擊,他們打打鬧鬧的直到邊界。
 
  經過一番打鬥後,一護已經氣喘如牛了,他不小心瞄到藍染竊笑「喂喂!我說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阿?」。
 
  「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但是你可以保密嗎?」。
 
  一護二話不說的摀住了他的嘴,並示意了一個安靜的手勢「噓!….」。
 
  藍染對一護做出的舉動感到意外,隨後,他被一護瞬步帶到千里遠的郊外,藍染對於一護的謹慎感到好感,他明白一護是真心的想替他保密。
 
  他們在距離靜靈庭外好幾公里處停下「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到底要拜託什麼事?」。
 
  「首先我可以問為什麼要到這麼遠的地方說話嗎?」。
 
  一護懊惱地撫著頭「因為靜靈庭到處都是浦原的眼線,當你在裡面時,隨時都被監視」。
 
  藍染微笑「好,我明白了,不過,你可以替我保密嗎?」。
 
  一護氣惱的攬住他的肩,在他耳邊私語「好啦!好啦!我會保密!你趕快說啦!我們跑這麼遠,他很快就會發現了!」。一護還四處張望確認
 
  「不會的,不管多久,他都不會發現」。藍染十分自信的說
 
  「為什麼?」。
 
  藍染從腰側拿出一把斬魄刀,隨即,一護便明白了,當初藍染用了這把鏡花水月騙過所有隊長,一護十分意外,印象中藍染的斬魄刀似乎在某個地方封印著。
 
  「那你為什麼不早說,還害我帶你跑這麼遠,就跟白癡一樣…..」。
 
  「那也就是之所以將你從屋頂丟下的緣故了,在浦原眼中的我們還在屋頂上睡覺,所以等等還要回去七番隊的屋頂上假裝睡醒」。
 
  「什麼?!竟然還這麼麻煩!難道鏡花水月不能讓幻像自動行走嗎?這樣我們就不用一天到晚待在靜靈庭這種鬼地方了!那把刀上沒有按鈕可以設定嗎?」。
 
  「當然不行,你以為我的斬魄刀是遙控器嗎?」。
 
  「真是不方便」。一護停止了開玩笑,轉換為嚴肅的語氣「所以你到底有什麼事阿?」。
 
  藍染直視著他「事實上,我想要請你教我控制暗元素」。
 
  一護鬆了一口氣「什麼嘛!我還以為是什麼要緊的事!你剛剛已經在模擬室內完成第一階段的訓練了,所以接下來就會很輕鬆了,根本就不需要我教,你不用擔心」。
 
  「我沒有完成訓練,那個只是鏡花水月的假像,我在剩餘的30秒內用稀少的靈子闖出了模擬室,並搶回自己的斬魄刀製造假像,那也是為何我需要你不斷的施展月牙天衝了,我必須仔細觀察,製造假像才逼真」。
 
  一護滿臉震驚,他發現事情非同小可,不禁捏了一把冷汗,開始為藍染的擔憂起來,並焦慮的撫著腦袋,在原地來回踱步,喃喃自語著「這該怎麼辦….這該怎麼辦….這該怎麼辦….」。他不斷煩惱著該如何解決此事
 
  藍染對他此舉甚是不解「為什麼這麼緊張呢?…..」。
 
  一護面露難色「藍染,雖然這對你來說可能有點難接受,但是如果讓浦原發現的話,你可能會被浦原殺掉…..」。
 
  藍染嘲諷「哦?你說我會被浦原殺掉?你在說笑嗎?你想現在被我殺掉嗎?」。對於藍染來說自己才是屍魂界最強的人,他的狂妄始於他引以為傲的智慧及力量,即使浦原擁有超越他的智慧,但對於藍染來說他還是和螻蟻一般。
 
  一護就知道藍染會是這種反應「你聽我說,我不是看輕你的意思!」。他斟酌用詞「因為屍魂界發生了很多事,你不知道,所以,我是說真的,你會被浦原殺掉!請你相信我!」。
 
  看見一護如此擔心自己,藍染心情平復一番,選擇相信一護「好吧,事到如此也沒什麼好不相信了」。
 
  一護對著藍染微笑「也請你不要對浦原大意,他不是可以掉以輕心的人」。
 
  藍染也露出習慣的微笑「你要我不能大意,但是剛剛為什麼那樣挑釁浦原呢?你想被殺掉嗎?」。
 
  一護沒意識到藍染的質疑,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他想起一切,自然而然露出哀傷的神情,見他如此,藍染又發覺說錯了什麼,他想起一開始所見到一護,就像是被烏雲蒙蔽的太陽,死沉、灰暗,以及剛才發生的一切,藍染推斷一護處於這樣的狀態應該有段時間,他意識到自己的愚蠢,自己究竟在幹什麼?為什麼聽到別人比自己強就如此幼稚?不是都下定決心要當同伴嗎?
 
 
  是時候該捨棄高傲的自我,現在是黑暗力量的時代……
    現在的他如同平凡人,沒有力量,需要學習……
      正當藍染打算說點什麼挽回時──
 
 
  「因為…..」。一護鼓起勇氣說「因為我想保護你!因為你是我現在唯一的夥伴!」。好不容易提起勇氣的一護,說完話後卻尷尬得不敢直視藍染,不自在的低下頭。
 
 
    藍染主動擁抱了他「謝謝你……」。
 
 
  一護的臉就像熟透的番茄「放開啦!」。藍染鬆了手,看見他回復了心情,藍染滿意的笑了,他有了夥伴,沒有了孤獨。
 
  在氣氛緩和後,一護忽然想起了什麼,朝著藍染笑「我有辦法可以幫你,我們10點後在這邊集合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