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21章-by爽爽

         ~BLEACH~
 ─斷界內─
 
  一護的積極向藍染講解暗元素一切「我們得先從心理狀態著手,通常需要越負面的情緒越好,這樣才可以和暗元素共鳴,藍染,你有沒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悲傷、憤怒、憂鬱?你有過嗎?」。
 
  「這些我都有過,但是我從來不會讓這些影響我」。
 
  一護認真思考「那你有沒有過很憤怒的事?或是很悲傷的事可以回憶?」。
 
  藍染冷清的注視著他「沒有,就算有憤怒的事,也早就將根源解決了,我從不讓情感影響我」。
 
  「那麼,你有沒有在意的人?」。
 
  「沒有,我不讓無謂人士介入我的心靈,畢竟我可是想要攻打屍魂界的人」。
 
  「那麼,你有親人嗎?」。
 
  「有」。
 
  「他們對你如何?」。
 
  「不怎麼樣,他們沒有在我生命中留下任何東西」。
 
  一護忍不住嘆息「藍染!我沒有要打探什麼,你用不著如此防備我,我問的目地只是想幫助你學習暗元素而已,如果你有任何傷心的事,你可以不用說出來,只要你準備好了隨時告訴我,我可以馬上教你」。
 
  「你好像對我產生了誤解,我剛剛說的全部都是真話」。
 
  一護不可置信的看著藍染「怎麼可能!你一定有難以忘懷的事吧?比如因為失去一些東西而難過,諸如此類的,你難道沒有嗎?」。
 
  「沒有」。
 
  「那麼…..你有過談過戀愛嗎?」。
 
  「有的,不過並不值得一提」。藍染微微一笑
 
  一護開始好奇「你和怎樣的人談戀愛?是我認識的人嗎?」。
 
  「剛剛不是說不打探我的嗎?」。藍染露出諷刺的笑容
 
  一護有些不好意思「因為我實在很難以想像你和女孩子交往的樣子,你究竟是怎樣和她們表白的?該不會用暴力威脅吧?像是:『我是藍染,如果妳不和我交往,我就殺了你』之類的,感覺很像你會說的」。
 
  聽完一護的想像,藍染不禁失笑「你把我想像成什麼大魔王了?對待女性方面我也是很溫柔的,而且我從不主動告白,是她們一窩蜂的在我身邊爭風吃醋」。
 
  「你也太臭屁了吧!居然這麼說,難道你不怕傳出去被集體圍剿嗎?」。
 
  「…….這是事實…..所以,我對愛情不屑一顧」。
 
  「不行!不行!我快要聽不下去了!藍染你根本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阿!有一個女朋友多好阿!你難道不知道屍魂界有很多人單身嗎?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十一番隊裡很多人都是單身,其中一角他單身了90年,這點我不意外,不過綾瀨川他居然單身了150年,整整多個60年啊!然後劍八他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女朋友』是什麼,你說他們可不可憐」。
 
  「比起可不可憐,我比較想知道你是從哪聽來這些秘密的」。
 
  「有一次我尿急和他們借廁所,無意間聽到的八卦」。
 
  藍染嘲諷「像這種人應該加以懲治,身為下屬竟敢談論上司,實在罪該萬死!你應該告訴我那些人的名字,改天我遇到就拔了他們的舌頭!」。
 
  體會到藍染的殘酷,一護撇嘴「你幹嘛這麼認真,他們只是談談八卦而已,算了,我不說了!你慢慢想吧,好了再叫我」。
─30分鐘後─
 
  一護回來檢查進度「嗨!你進入狀態了嗎?」。
 
  藍染直言道「沒有,對我來說太難了,我無法投入其中,當我想起憤怒的事,便想到我早已經將得罪我人凌虐過好幾遍,當我想起悲傷的事,便想到那冒犯我的人早已經被我踩在腳底下,當我想起親人、愛人,卻發覺自己對他們印象不深,似乎我這一生中沒有什麼情感上的慾望」。
 
  一護心底覺得藍染十分可悲,但又不好說出口「沒想到你也會有覺得困難的事阿,我一直以為你是無所不能……」。
 
  藍染自嘲的笑「畢竟我也是人,也會有辦不到的事,你不要把我想得太美好」。
 
  「也許你只是把自己真正的情緒給隱藏起來,所以才一直這麼冷酷?」。
 
  「不,擁有情感是愚蠢的事,所謂的感情是無用的東西,只會使人軟弱,而我早就將感情捨棄,在進化的道路不斷前進」。
 
  「….雖然情感會使人軟弱,卻也會使人感到快樂、幸福,所以拋棄感情真的是一件好事嗎?」。一護不期望自己能夠說服藍染,但希望他能夠重視情感。
 
  藍染又開始露出諷刺的笑容「你又為什麼堅守著無謂的情感呢?親情和友情對你而言的那麼重要嗎?一護,你早該捨棄這些東西,也許昨天就不會像個女人般痛哭流涕了」。
 
  一護瞪了藍染一眼「那是兩回事!你不要想激怒我!就算感情不重要,難道力量就是一切嗎?難道你不覺得那十分空虛嗎?獨自在上俯視所有人,想必你的人生也過得十分寂寞吧?」。
 
  藍染面帶微笑「哈哈!那你的人生又美好到哪裡去?看看現在,你的家人和朋友全部都行蹤不明,而你為此崩潰,如果你的朋友看到,想必會恥笑你吧?連我也覺得當初敗在你手上十分可恥阿!」。。
 
  被刺激的一護拔刀砍向他,但攻擊卻毫無章法,藍染輕易的避開,藍染對於一護這麼容易被激怒感到失望,顯然,浦原讓一護學會操控暗元素,卻沒有讓他學會堅強,藍染不想他再陷入憂鬱中,決定接下的日子裡好好觀察一護,他並不想讓唯一的同伴失守,更何況,一護在屍魂界中是如同救世祖的存在,他不想讓這個形象在世人眼中破滅,如果一護再這麼脆弱,他不介意給一護教訓。
 
  「沒想到我還是看錯你了!你竟然這麼惡劣!這是你的本性嗎?」。一護沒想到藍染如此看待他,昨日的溫柔似乎是假象。
 
  「你可以這麼說,如果斬魄刀代表死神的話,我就是欺騙,所以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這是我給你的忠告,如果再讓我看到你掉下眼淚,我會毫不留情的取笑你」。
 
  想起昨天的情況,一護惱羞成怒的揮舞著刀,拼命的想將那股羞愧感發洩出去,當藍染不斷挑釁時,一護身上又開始浮現黑霧,當他越生氣時,那股黑霧更加濃厚,力量又更提升,藍染察覺這個模式,他能明白為什麼浦原要讓一護處於這種狀態。
 
  「如果這世界上除了浦原,連你都不能信任,那究竟我該如何是好?我現在感到十分的…..難過」。一護又開始到憂鬱。
 
  「你想讓我恥笑你嗎?你想繼續以這種狀態直到進入黑洞嗎?」。
 
  「你覺得現在還有希望嗎?說不定他們都死了?而我也不曉得為了什麼在奮鬥….」。
 
  「…..你要放棄了嗎?我並不是所認識的你,曾經勇敢的你跑去哪裡了?」。藍染毫不留情地嘲諷。
 
  一護用灰暗的眼神看向他,儘管內心十分掙扎,但他不否認曾有幾次想放棄「我現在這個樣子,肯定讓你很失望吧?真虧我曾經打敗過你,哈哈哈…..」。
 
  「你已經淪落到需要手下敗將的安慰嗎?與我對戰時的勇氣呢?」。
 
  「抱歉…..也許我已經不能回到那個時候了,我不斷想大家是否還活著,很想去尋找答案,但是浦原總是阻止我、警告我,說我不可以輕舉妄動,我覺得我快被這一切逼瘋了,每晚睡覺時我總是會夢到他們在求救,或者是夢見他們的屍體,你能告訴我該怎麼辦嗎?…」。一護周遭的黑霧變得十分強烈
 
  藍染用冷淡的眼神看著他,一護感到冰冷,他明白沒有人可以成為他心靈的寄託,他只能繼續堅強下去,努力擺脫這些東西,他搖搖頭試圖將不好的東西甩出去,接著,他腦袋突然暈眩,就像是喝醉了,視野不斷旋轉,而藍染的身影越來越模糊,一護感到困惑,而藍染卻低著頭,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當一護揉揉眼睛,努力提起精神後,驚訝的發現站在他面前的人竟然變成了自己想念許久的露琪亞!
 
  「露琪亞!妳怎麼回來的?」,一護不敢相信這一切,直到他不自主的握緊她的手,感受到她的溫度和肌膚的觸感,才相信這是真的。
 
  「………」。露琪亞沉默不語,她低著頭,無法看清她的臉,一護欣喜若狂卻也滿腹疑惑,就像怕她消失似的,他使勁抓住了她的肩膀,他的煩惱似乎因為她的到來而減輕了大半。
 
  一護激動不已「妳是怎麼回來的?黑洞裡面有什麼?大家都還活著嗎?…….」。
 
  露琪亞依然沉默,但漸漸抬起頭來,她的眼神異常的冰冷,一護察覺不對勁,不禁往不好的方向想「妳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一護,為什麼這麼慌張?」。露琪亞面露不解的表情,但是令人欣喜的是,她的語氣充滿關懷,就如同往常般,一護覺得剛才的冷漠只是錯覺。
 
  「之前我們去跟蹤松澤綾音時,妳不是被吸進黑洞裡了?妳是怎麼出來的?」。
 
  「松澤綾音是誰?」。露琪亞困惑的問
 
  一護驚訝的說「妳忘記了?她是井上的好朋友,我們之前跟蹤她到教堂,沒多久出現了黑洞,妳就是在那時候被吸進去的」。
 
  「對不起,我對這件事情沒有印象……」。
 
  一護雖然很想知道其他人是否還存活,但卻壓住心中的問題,微笑的看著她「沒關係,看到妳活著我就很開心了,妳現在是我們的希望,也許浦原可以幫妳回復記憶呢!」。
 
  當一護想牽著露琪亞時,她突然激動的甩開一護伸出的手「你騙人!如果說我被黑洞吸進去了,那為什麼你還在這呢?」。
 
  一護驚呼「不!妳聽我解釋!我差點也被吸進去了,但是松澤綾音突然出現,那個黑洞就消失了!」。
 
  「是這樣嗎?……被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想起來了……」。露琪亞又開始變得陌生、冰冷、哀傷。
 
  「怎麼了?妳有受傷嗎?……」。一護十分著急,他擔心她在黑洞裡遭遇不好的事
 
  接著,一護看見露琪亞的瞳孔裡全是黑暗及悲傷,她激動的抱頭尖叫「……你為什麼要讓我想起來阿阿阿阿阿!!!!!!!!!!!!!!」。
 
  一護開始驚慌失措,他抱住露琪亞,抑制住她顫抖不已的身體「妳到底怎麼了!可以告訴我妳在裡面發生什麼事嗎?」。
 
  露琪亞在一護懷中不斷打顫,她的表情看起來十分驚恐「好多人死了,好多人死了,哥哥死了,戀次死了,雛森死了,織姬也死了………」。
 
  聽到一連串的死訊,一護按耐住心底的悲傷,開始安撫她「不要緊,妳不是活著嗎?只要妳活著就是希望,不要害怕,我們很快就可以去黑洞救其他人了,來,和我去找浦原吧」。
 
  但是不管一護再怎麼拉扯著露琪亞的手,她都不為所動,一護又擔憂的問「妳怎麼了」。
 
  露琪亞害怕的回答「我不想再進去黑洞裡了!!!」。
 
  一護不解的問「露琪亞…..如果我們不想辦法解決的話,或許所有人都得死在裡面了,妳希望剩下的人都死掉嗎?」。
 
  而露琪亞只是拼命的搖頭落淚,她掙脫掉一護的手,躲到某個角落縮著身軀,一護只能聽到她的啜泣聲。一護不能理解露琪亞為何會變成如此,他只能猜測黑洞裡可能有某種無法抵擋的事物,甚至連白哉都因此喪命,但,現在並不是垂頭喪氣的時候,他很清楚自己的使命,他必定要去黑洞,他擁有決心、勇氣,即使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去。
 
  「露琪亞,現在不是哭泣的時候,黑洞裡的人等著我們去救,趕緊振作起來吧!」。
 
  正在沉溺於哭泣的露琪亞提起頭,一護見她哀傷的神情只好又安慰道「露琪亞!振作起來吧!」。
 
  但露琪亞似乎聽不見,故自的沉溺於悲傷中,一護呼喊她好多次都沒用,她就像個破碎的娃娃毫無反應,一護覺得這樣不是辦法,他又緊緊的抱住露琪亞,溫柔的抹去她的眼淚,看著她的臉,一護鼓起勇氣說
 
  「露琪亞,或許妳不知道,當妳闖入我人生的那一刻,妳就是我人生當中最重要的人,當妳消失的那一刻我真的十分難過,所以現在能看見妳回來,我真的非常高興」。
 
  露琪亞茫然的望著他,一護則給予她溫暖的微笑,接著,一護便捧著她的臉吻了下去。之後,他又感到一陣昏迷,而露琪亞的臉也變得模糊………
 
  當一護回過神後,發現自己正躺在地上,他立即起身來四處尋找露琪亞,但很遺憾卻沒辦到半點蹤跡,剛才的一切似乎是一場夢,一護失望的低下頭來。
 
  而躲在暗處的藍染則失神的撫摸著自己的嘴唇。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