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22章-by爽爽

         ~BLEACH~
 ─斷界內 第2天─
 
  「今天身體還好嗎?」。
 
  「藍染,謝謝關心,我想告訴你,我想通了,我必須要堅強起來,之前真的太懦弱了!」。
 
  「你能想通是最好的,恭喜你回復正常,一護」。藍染淡淡的微笑
 
  一護笑嘻嘻的看著藍染「藍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咳咳,謝謝你」。
 
  藍染溫柔的看著他「無需言謝,不過,你怎麼突然想通的呢?」。
 
  「我想起之前和老爸打了一場架,他教會我戰鬥的決心,這段時間我竟然把它忘記了,如果老爸看到,想必會很失望吧,哈哈」。一護不由得自嘲起來
 
  「原來是黑崎一心,那真是值得讚許,不過這不一定是你的錯,浦原是不是曾經對你做過什麼?以我對你的了解,這些事不足以把你擊垮到這種程度」。
 
  想起浦原,一護有些咬牙切齒「他沒有做什麼,但是每當我想自己去黑洞裡時,他都跳出來阻止我,我都快被逼急了,他會搬出一番大道理,讓我打消念頭」。
 
  「那還有其它足以影響你的事嗎?」。
 
  「還有就是前幾天得知護庭十三隊已經軍覆沒的消息吧,正是因為這樣,浦原才放你出來的」。
 
  「你這個消息是從哪來的呢?」。
 
  一護從口袋裡掏出傳令機「吶,就是這個,它告訴我的」。
 
  看到傳令機,藍染不禁笑了起來「很遺憾,我要告訴你,護庭十三隊失敗是五個月前的事」。
 
  一護驚呼「怎麼可能!你怎麼會知道?那時候你不還是被關著嗎?」。
 
  藍染冷靜的分析道「十二番隊是掌管著靜靈庭所有技術設備的地方,那邊最後一次的操作紀錄顯示是在五個月以前,很明顯你的消息是有人刻意為之」。
 
  一護不可置信的猛搖頭「不能光憑這點就判斷他們在前五個月就失敗了,也許是機器壞了也說不定!更何況,如果是這樣,浦原為什麼不先告訴我!」。
 
  「你可以不要相信我,但是,你可以自己判斷,靜靈庭內到處都有跡可循,比如說廚房裡腐敗的食物,染塵的辦公桌,發臭的垃圾,枯死的藥草,看起來是有段時間沒有人打理了…..」。
 
  一護對這一切難以置信,他不敢相信浦原竟然瞞了他如此重要的事,他週遭又開始瀰漫起黑霧,他咬牙切齒,握緊了雙拳「為什麼他要這樣騙我?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所以我說不要相信任何人,而且你會被騙也是因為你沒有判斷自己接收的消息,首先,靜靈庭內如果失敗的話並不會傳輸『護庭十三隊全軍覆沒』這種引人恐慌的訊息,而是會傳輸『幾年幾月幾日 幾番隊 幾區 幾號任務執行失敗』,再來更奇怪的是為什麼訊息會傳輸到你手上?往後如果再有類似的情況,麻煩動點腦袋想想吧,不然我又會再次嘲笑你的」。
 
  一護苦笑的鬆下了拳頭,事情至此都是因為他一股腦兒的直衝,失去了判斷力,怨不得任何人,下次他絕對不讓浦原有任何愚弄他的機會,他靜下心來,用誠懇的態度和藍染說
 
  「藍染,等到修練完成,我們就馬上進黑洞吧!我怕時間拖太久越不利」。
 
  藍染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很心急,不過正因為時間拖越久,更應該做足準備,所以在修練完後,我有個計畫,希望能夠執行完後再去黑洞」。
 
  一護有些不情願「是什麼計畫?」。他想起夢中露琪亞絕望的神情,想快點進到黑洞。
 
  「現在不能告訴你,等計畫實現了你就會知道了」。
 
  一護不解的問「為什麼不告訴我?……」。
 
  藍染又開始嘲笑「如果我告訴你,你會毫無保留的相信我嗎?不管任何事?對於我這個曾經的敵人?」。
 
  一護困惑的問「我不知道……你覺得我該相信你嗎?………」。
 
  藍染冷淡的看著他「你可以相信我,我扭轉現在的局勢,也需要你的幫助,不過,也許到時候你會不信任我,而我計畫也會因此泡湯」。
 
  一護放輕鬆的笑了「好,我相信你,至於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反正現在又還沒到」。
 
  藍染微笑的問「為什麼相信我?」。
 
  一護翻了白眼「那是因為你一臉嚴肅的說『你可以相信我』,所以我就相信你啦!」。
 
  「僅僅只是因為如此嗎?」。藍染對上一護的眼神
 
  一護沒好氣說「不然呢?你的臉真的看起來很嚴肅阿!」。
 
  藍染又下意識做起推眼鏡的動作「………嚴肅的臉是重點嗎?」。
 
  一護嘻皮笑臉的說「哈哈~那不要重要,反正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能感覺得到你是真心的把我當作夥伴,因此我選擇相信你,這個答案你滿意嗎?」。
 
  藍染感到困惑「……這幾天的相處?我並沒有做特別的事……」。
 
  一護拍著他的肩「你做了很多很棒的事阿!比如說在模擬室時就將性命交付給我,還有告訴我拘突的事,還讓我發現自己的懦弱,還告訴我屍魂界失敗是在五個月前,如果不是因為我是個明察秋毫的人,我想我肯定會誤解你吧」。
 
  藍染愣愣的看著他,一護則回以微笑。
 
  在模擬室交付性命僅僅是因為他沒有其他選擇,告訴拘突的事也只是可憐現在的一護失去靈力,讓一護發現自己的懦弱只是因為他看不慣戰勝自己的人墮落,告訴一護屍魂界失敗在五個月前只是因為他想挑撥一護和浦原的關係。
 
  藍染恍然大悟的說「阿!我明白了,你是個蠢貨」。
 
  「…………喂!這個是什麼結論阿!」。一護生氣的質問
 
  藍染則拍開他的手「……好了,結束這些沒意義的話題,趕緊正式訓練!」。
 
  一護甩甩自己發紅的手「喔……」。
 
 
─斷界內 第5週後─
 
 
  在經過幾天的訓練後,藍染始終無法順利的使用暗元素,原因在於他理智、冷靜,最重要的悲傷、憤怒、憂鬱等情緒他一點也沒有,因此他無法集中暗元素,一護為此感到懊惱、失望,他不可置信像藍染這樣的人居然也有辦不到的事,即使他們不用管時間的問題,但一護想快點去拯救夥伴,雖然他沒有說出口,以藍染的觀察力,卻早就將他的想法摸得一清二楚。
 
 
  一護朝著藍染攤開了手掌,在他手心中有顆藥丸「藍染,這個是屍魂界研發的藥劑,吃下去就擁有暗元素的力量,但是只有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你必須在這幾分鐘的時間內完成訓練」。
 
  當藍染要拿取時,一護收回了手「但是這是最後一顆藥了,而且這也是最後的方法」。
 
  藍染冷淡的看著他「你不覺得我可以辦到,是嗎?」。
 
  一護眼神閃避,歷經好幾次的失敗後,他不可否認有這種想法「我……不是這個意思……」。
 
  藍染知道他想法,他不給一護猶豫的機會,硬是將藥丸奪走吃下肚
 
  一護被他的舉動嚇著,而藍染很快激發出無限的暗能量,一護被這股力量波及到另一側的岩壁上,強勁的風流從的他耳邊呼嘯而過,他努力遮掩身體,一段時間後,當沙塵揚去,一護微微睜開雙眼,發現藍染非比尋常的暗元素,就像初次在空座鎮決戰時遇到的他,屬於強者的寂寞。
 
  一護擔憂的看著他「怎麼樣?還適應嗎?」。
 
  藍染不發一語,在吃下藥丸的那一瞬間,他體會截然不同的力量,就像回到孩童時期,他大笑過也哭泣過,但在掌握死神的力量後,漸漸失去這種情感,甚至覺得擁有情感是一件懦弱的事,而現在他擁有感情,他決定面對一切可能性。
 
  藍染使用暗元素成功始解完成,不過一護因為被鏡花水月蒙在鼓裡,不知道藍染已經成功,始終用擔憂的眼神望著藍染,藍染莫名的感到不悅,因此他並沒有將鏡花水月解除。
 
  時間分秒流逝,眼看又要沒希望,一護不自主的露出失望的眼神,當時間真正結束後,一護又更加失望及生氣。
 
  「藍染,我不是說了嗎?想要成功,就得要去理解喜怒哀樂,你為什麼就是不懂呢?」。一護毫不留情的斥責。
 
  「…………那還真是對不起」。藍染冷冷的說,他掩飾自己的情緒,他想知道再繼續下去,一護會怎麼做,即使他心底已經認同他是夥伴,但是關鍵時刻如果被拋棄、背叛,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事。
 
  「你這算什麼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我看你根本就沒有努力過吧!」。一護朝他大吼
 
  藍染嘲諷「所以?你打算離開我,獨自去黑洞嗎?」。
 
  對於藍染的態度,一護憤怒的揍他一拳「我們都已經試了這麼多方法,難道你不該更積極一點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想趕快去救他們,難道我們要在這邊功虧一簣嗎?你真的希望我拋下你一個人去嗎?藍染!現在不是你耍任性的時候!」。
 
  藍染蹙着眉「我辦不到,你要拿我怎麼辦」。
 
  一護更是憤慨「那我就在這裡一直揍你,揍到你學會為止好了!」。
 
  藍染揉著疼痛的地方,藐視著一護「你真是野蠻人!」。
 
  一護並沒有理會藍染,而是開始打起架來,藍染還是第一次這樣被對待,心中更是說不出的不滿,他不壓抑自己的情緒,也開始和一護動起拳腳來,首先,一護猛朝藍染的臉攻擊,有好幾次差點擊中,藍染迅速的閃避,但不免被削出一道小傷口,當藍染臉頰上的傷痕滲出些微鮮血時,他不悅的問「你為什麼一直攻擊我的臉」。
 
  「我到想問你為什麼動不動就露出那種令人頭皮發麻的笑容?真是讓人感到不爽!」。
 
  「笑容?僅僅因為這樣就一直攻擊我的臉嗎?你可真是幼稚」。藍染為了報復,也開始朝他的臉攻擊。
 
  之後演變一護開始閃避藍染的攻擊,過沒多久,藍染打中一護的臉,瞬間一護內心所有不滿一次發洩出來,他狂怒的大吼「這算什麼阿!明明就是你沒有成功,反倒打起我來了!」。
 
  藍染意識到自己無理,不禁一愣,在這瞬間,一護成功打中他的臉,藍染剛剛燃起的愧疚感瞬間熄滅,從未有人對他如此不敬,黑崎一護怎膽敢這樣冒犯他,藍染看向一護的眼神變得十分銳利,一護雖然有點嚇著,但又回復原本的態度
 
  「我打你是應該的!你這個渾蛋!」。說完,一護便轉身離去。
 
  當一護離開後,藍染才發覺自己做了愚蠢的事,他注意到自己開始情緒化,從前這些小事不足以影響他,但他竟然開始在意起黑崎一護一舉一動,甚至還出現『愧疚』這種情緒,他一度想拋棄這種詭異的力量,但是……想起一護剛才的眼神,他並不想讓一護感到失望,甚至想道歉,他壓抑了這種想法,因為道歉實在不符合他的作風。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