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23章-by爽爽

          ~BLEACH~
   經過幾天的冷戰,雖然一護和藍染一開始彼此冷眼相待,但漸漸不再仇視對方,有一天,一護主動和藍染搭話,藍染從他的表情判斷,他是打算重修舊好的,雖然已經是藍染預料中的事………
 
  「藍染,我是來跟你道歉的,那天我不應該打了你」。一護尷尬的低著頭
 
  「………」。藍染悠閒地翹腳仰望天空,彷彿沒聽到似的。
 
  「藍染!真的很對不起,求求你原諒我吧!」。一護誠懇地拜託他
 
  「………」。藍染依舊不說話,在過去,要是有人觸犯他,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哪會像黑崎一護這般,不過他已經覺得無所謂了,畢竟他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虛圈王者,而是黑崎一護的夥伴。
 
  「藍染!我都已經跟你道歉了!拜託你原諒我吧!」。
 
  藍染嘆了一口氣「既然你要道歉,好歹也要直視對方,才能表現出誠意吧?」。
 
  一護鼓起勇氣靠近藍染,擺出最誠懇的態度,直視他的眼睛說「藍染,對不起」。
 
  藍染望著他的瞳孔「你靠太近了,然後,你該洗澡了」。
 
  一護驚喜的抱了他,並大力拍他的背「太好了!你原諒我了!」。
 
  藍染又嘆了口氣,他不明白黑崎一護到底是怎麼和其他人相處的,他無法忍受如此粗神經的人,他依然覺得黑崎一護是個天真的蠢蛋,不過,這也是為何他願意成為一護的夥伴的原因之一。
 
  一護突然想起什麼,又更加驚喜說「在這段期間,我已經想出來讓你學會的方法了!」。
 
  藍染有些吃驚,不過並沒有表現出來「哦?是什麼方法?」。
 
  一護主動將自己的斬魄刀交給藍染「這個方法就和我一開始教你的一樣,不過還要再更進階一點,我們要運用“刀禪”進入內心世界,你願意進入我的內心世界嗎?」。
 
  事實上藍染一點也不願意,但他不想因此疏遠了一護,他還是裝作什麼都不會「好,我願意……」。
 
  一護開心的大笑「太好了!謝謝你願意信任我!!」。
 
  一護將斬月將付給藍染,對於一護這種毫無保留的信任,藍染又在心中嘆氣,他不明白一護這種信任到底從何而來,藍染不想要盲目的信任,隨即他握上了一護的斬魄刀。
 
  由於藍染的領悟力高,過沒多久,便進入到一護的內心世界,當他一睜眼,看見高聳的現世建築,及空虛的街道,他感受了週遭,這裡充滿一護的靈壓,不,應該稱之為暗元素,當藍染恍惚之際,一道殺氣從他身邊呼嘯而過,他快速閃躲,但臉頰依然多了一道傷口,藍染回神一看,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從上空俯視著他。
 
  「你就是藍染惣右介吧?」。那人帶著冰冷銳利的眼光盯著藍染
 
  藍染譏笑「我是,你又是誰?」。
 
  「我是斬月,我答應了一護,要教你如何使用暗元素操控斬魄刀」。
 
  「哦?你就是斬月,請多指教呢」。藍染擺出假意的友善笑容。
 
  斬月釋放出迫人的氣壓「一護他很信任你,但是,你是否值得信任?藍染!」。
 
  藍染對於斬月的態度感到理所當然,對他而言,這樣的懷疑再熟悉不過,他又再次微笑「你懷疑我,但也許我就是在騙他呢?」。
 
  斬月對於他這種輕浮的態度更是感到憤怒「那你只好現在去死了!」。語畢,他便立即釋放強大的暗元素,有如颶風強力掃射,讓藍染退避三舍,雖然藍染已經學會暗元素,但待在一護的內心世界,他無法施展全力,即使他處於劣勢,他依舊感到十分興奮,他已經很久沒體會到被敵人用充滿仇視的眼光注視的滋味, 他喜歡玩弄別人,讓他們知道自己多麼不自量力。當藍染沉醉在愚弄人的愉悅中,斬月的攻擊變得凌厲不已,隨著斬擊橫掃出鋒利的風波,即使身在遠處也會皮開肉綻,藍染在好幾回的閃避後,斬月攻擊更加迅速,刀快得看不清,就像是在揮舞著無數的鞭子,不過藍染不打算拿出斬魄刀迎擊。
 
  斬月看著藍染嘲諷的笑臉,內心極度憤怒無比,更加認定他是在欺騙一護,即使他在怎麼苦勸一護,始終無法讓一護看清藍染的真面目,他不可置信一護竟然為了這種人施展了『最後的月牙天衝』,而喪失了身為死神應有的靈力,這次他為了一護,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他得馬上除掉藍染這個禍患。斬月停止了攻擊,朝後退了幾步,高舉著斬魄刀,週遭的氣流瞬間凝聚,暗元素被急速吸引,有如小型的颶風,被集結起來的力量綻放的紅色光芒,氣勢驚人
 
  藍染不由得掩住刺眼的光線,身體不自主向前靠攏,衣襬隨氣流漂浮,藍染隱藏了實力,他揚起不懷好意的笑,他期盼當斬月發現攻擊無效時露出驚慌失措的模樣。隨即,斬月凝聚完的力量,就像太陽高掛在斬魄刀上,斬月立即將握緊斬魄刀,繃緊全身的肌肉,將這個龐大的能量甩到藍染的方向,就像隕石墜落,參雜炙熱的溫度,灼亮的光芒映照藍染的瞳孔。
 
  但是……
    下一秒……
        藍染的眼前出現熟悉的身影……
 
  黑崎一護抵擋住攻擊,並使了勁將這股可怕的力量甩了出去,藍染期待的事情最終沒有到來,但他有些意外一護的出現,看著他保護自己的模樣,內心感到不自在。
 
  一護解決了危機,他壓抑不住憤怒,開始朝斬月破口大罵「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斬月嘆了口氣「我這都是為了你好!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輕而易舉就相信了他,說不定哪一天他就背叛你!」。
 
  一護堅定的否認「不!絕對不會!你也看到他是如何對待我的,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
 
  藍染打斷他們「請不要再吵了,如果不相信我,請告訴我怎樣才能取得你的信任」。
 
  斬月為此感到不屑「你可真是虛偽,跟剛才簡直判若兩人,呵呵,如果要取得我的信任,你要答應我一些事」。
 
  藍染認真的詢問「什麼事?」。
 
  斬月帶著強勢的語氣回應「你要讓一護擁有施展鏡花水月的能力才行!」。
 
  藍染輕鬆自得的回答「沒有問題!」。
 
  一護不可置信的大吼「斬月!根本不需要這樣做!我才不需要鏡花水月的能力!」。
 
  「還沒說完!不要高興得太早!你和一護的斬魄刀必須得交換,也就是說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斬魄刀了!」。
 
  一護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一切,他不可置信的問「斬月!你瘋了?你打算離開我嗎?」。
 
  藍染明白斬月的企圖,他依然輕鬆的回答「好」。說完,他便拿出鏡花水月遞給一護。
 
  不過一護卻不接受「我不要!我不答應!斬月!你陪伴我這麼久了,我一點也不希望你離開!更何況!我們不用懷疑藍染」。
 
  斬月充滿冷漠的回應「從今天起我再也不是你的斬魄刀了,所以我沒必要聽命於你!」。語畢,斬月立即變成斬魄刀的型態飛至藍染面前。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雖然藍染明白斬月有威脅他性命的可能性,不過他依然握住了斬月,並將鏡花水月又再次遞向一護。
 
  一護對於這一切感到錯愕無比,一時無法接受隨他出生入死的斬魄刀竟然離開了他,他失魂落魄的低下頭來,暗元素從他身上散發,藍染舉著鏡花水月的手也垂了下來。
 
  細細的雨飄落在藍染臉頰上,他抬頭一望,烏雲壟罩天空,藍染感受到冰冷的氣息,他又感到無奈「一護……你又想讓我嘲笑你了嗎?」。
 
  一護緩緩的抬起頭,哀傷的沉默不語。
 
  「事已至此,你應該要想辦法挽回斬月,而不是一昧的哭泣,我不會安慰你的,你得自己學會堅強起來」。
 
  「你說得對,但是我失去的太多了,所以現在只想好好的靜靜」。一護哀傷的掩住了臉。
 
  藍染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如果此時他安慰一護,只會助長他的懦弱,當雨開始傾瀉,藍染感受到空虛及寂寞,從前他覺得這是弱者才有的情緒,現在他發現自己只是從未理解,又或者說,他懂得寂寞,只是他一直都在逃避,才造就今天的他。
 
  「斬月並不是消失了,所以你不要再傷心了,如果要等到失去後才懂得珍惜,那為何不一開始好好把握當下呢?」。
 
  一護無神的低著頭,這些道理他明白,不過他總是習以為常的對待一切,就像他以為斬月會永遠待在他身邊,但這一刻卻打破他的想法,他明白他得堅強起來,身體卻始終僵硬,內心一片灰暗。
 
  看著一護又陷入憂鬱中,藍染又只好再次擁抱了他,一護感受到他的肌膚及體溫,他不自在的扯下了他的雙手,並轉過身逃避藍染的目光。
 
  「一護……」。藍染溫柔的呼喊著
 
  一護聽見藍染的叫喚,鼓起勇氣轉過身來,但他低著頭,不想直視藍染。
 
  藍染則抬起他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下去,這一瞬間,錯愕和驚訝充斥了一護的腦海中,他感到頭昏腦脹、滿臉通紅、心跳加速,他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但藍染卻十分專注,一護感受到唇上炙熱的溫度、以及噴灑在臉龐上的氣息,還有對方的氣味,他還沒有和別人此親密過。
 
  一護立即推開了藍染,面紅耳赤的大叫「你在做什麼!」。
 
  藍染困惑的問「為何如此激動?…………..在現世裡這不是表現友誼的方法嗎?」。
 
  一護激動的大吼「是誰教你這個亂七八糟的知識!」。
 
  藍染認真的思考「嗯………有一天,五番隊內部演練時,平子真子說為了要活絡隊內氣氛,要效仿現世交流情誼的方法,所以他親了很多女隊員,原來這不是真的嗎?」。
 
  「你開什麼玩笑阿!!!!!!」。一護氣憤的直用腦門敲撞藍染。
 
  藍染抵擋住一護的攻擊「住手!只不過是一個吻,你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不過一護依然想攻擊藍染,在一陣追逐後,一護發現自己永遠追不上藍染,他只好臉紅氣喘的怒視著他「算了!」一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只是一護背對藍染的表情十分害躁。
 
  看著一護走遠,藍染若有所思「原來真的不是表現情誼的方法阿?」。不過他看到雨已經停止,便滿意的笑了。
 
  而一護則躲到某個角落喘息著,他努力讓躁動的心平靜下來,不過他越感到心跳不止,在他心中有無數的想法湧出
 
  「天阿!他該不會是喜歡我吧…………」。一護掩住臉,想短暫的逃避現實
 
  此時,藍染意想不到的出現「不,我沒有那種無用的情感,倒是你,情緒起伏也太大了,這樣的你真的有辦法拯救世界嗎?」。藍染斜靠在門邊,神情十分平淡。
 
  對於他突然出現,一護面紅耳赤的驚呼「你怎麼一聲不響的就跑過來!」。
 
  「我不希望你繼續往奇怪的方向想下去」。
 
  一護感到氣憤「那你為什麼要親我!」。
 
  「我都說了,那是表現友誼的方法,你怎麼不相信我呢」。藍染無奈的笑
 
  一護皺著眉頭「是這樣子嗎………」。
 
  「你對於這種小事也反應過頭了,在戰鬥時,你必須不為所動,如果你還是這樣,當你面對敵人時很容易遭受挑撥,就像我們還敵對時,我曾有多次出言挑釁你,你有好幾次動搖,這不是一個稱職的死神該有的行為」。
 
  被藍染戳到自己痛處,一護又更加尷尬「你怎麼可以混淆是非!分明就是你太奇怪了!正常人才不會這樣!」。
 
  藍染靠近一護,將他壓在身下「你說得沒錯,我的確很奇怪,但是你要明白,你是拯救屍魂界的英雄,現在又唯一的希望,身為救世主,你必須無情,不過我不奢望你辦到,你只需要面對任何事物時,都保持冷靜即可」。
 
  接著,藍染深深的吻起了一護,他溫柔撬開一護的唇齒,將舌頭伸進他的口腔內,一護急促的氣息的噴灑在他的臉上,他感受到一護的心跳有節奏的跳動,藍染挑逗著一護,他用舌尖輕輕掃過他的上顎,就像用羽毛搔癢他最柔弱的地方,一護開始掙扎,藍染感受到他的呼吸心跳更加急促,肌肉更加緊繃,他十指交扣著他不安分的雙手,彼此親密的就像熱戀中的情侶,藍染感受到一護手心的薄汗,他又更加溫柔的深吻,用舌頭挑弄著口腔的每一處,並仔細觀察一護羞澀的反應,一護像是腦子融化無法思考,排斥但又享受,藍染看他的神情,內心已經明白了一些事。
 
  在經過短暫而漫長的接吻後,一護緩緩的睜開眼睛,當光線刺進他的視線時,他看見藍染冷淡無情的眼神,一護瞬間感到冰冷,他原本以為藍染是因為喜歡才吻他,但他立即收回這個想法,他心跳不再急促,並漸漸冷靜,他無法理解藍染為何吻他,對於藍染反覆無常,一護感到有些憤怒。
 
  一護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掙脫住藍染的掌控,忍不住大吼「你是在玩弄我嗎?」。
 
  藍染又開始露出嘲諷的笑「……你說呢?」。
 
  一護感到氣憤,他立即粗魯的壓倒藍染,鉗住他的雙手,粗暴的吻住了他,掠奪他口腔的一切,不留任何喘息的機會,為了要報復藍染,一護狠狠的咬住藍染的嘴唇,就像一頭野獸,一絲鮮血從藍染嘴角滑落,隨後,一護的舌尖刺激著傷口,吸吮著他唇上的血,不斷挑弄著疼痛的地方,只見藍染無太大反應,並漠視這一切,一護狠狠的瞪著他,並鬆了手,隨後便起身離開了。
 
  其實藍染內心卻有些悸動,他撫上自己的胸口,感受不平穩的心跳,他想起一護吻露琪亞的溫柔,讓他有些不可自拔。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