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25章-by爽爽

 
   雖然一護已經答應母親不可以打架,但他還是想贏佐藤,在家裡又不自主的擺出空手道的架式,對著空氣一陣踢打,想像佐藤就在對面,使勁踢他的臉,當他腳跟落下,笑嘻嘻的一心出現在他面前。
 
  「一護很認真阿,真厲害!」。一心仔細看著他的動作評論「雖然力道很足,但是方向完全不對呀,這樣再怎麼厲害的攻擊都會打不到的」。
 
  一護期盼的看著他「爸爸可以教我嗎?」。
 
  一心耍帥的架起姿勢「真是拿你沒辦法,看好囉~」
 
  他的眼神從隨性變為認真,突呼其來的踢了他一腳,如閃電般迅速,一護還沒做好心理準,瞬間被擊中,在恍惚之際,一護想起在武道場對練時,總有人喊著『開始!、注意!、小心!』,但這次沒有任何人給他提示,因此,他感到錯愕,而一心趁著他集中力在別處時,又猛朝他腹部揮了一拳,力道相當適中,並不是真正傷人的拳擊,但還是讓身為小孩一護難受,他眼眶夾雜著淚水,渾身顫抖。
 
  一心看不慣他總是哭泣的樣子,又狠心的朝他踢了一腳,那一腳讓一護失去平衡,他的視野顛倒,內心感到有些失落,幸好一心沒有太絕情,在他落下的瞬間接住了他。
 
  「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快被擊敗嗎?」。
 
  「為什麼?……」。一護感到灰心,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努力在這瞬間幻滅。
 
  「攻擊時不是只有用力揮拳就好,還必需思考如何擊中對方,總而言之,一護現在的思考方式太單純了,所以什麼攻擊我都能輕而易舉的避開哦」。
 
  「才不是!明明就是爸爸沒有先喊開始就動手,是爸爸太卑鄙了!」。
 
  「哦?一護竟然覺得必須先告知對方才能動手嗎?看樣子這間武道館似乎不太合格呢……」。
 
  真咲笑嘻嘻的走過來「親愛的,一護畢竟還只是小孩子,你就多讓著他點嘛」。
 
  「這個理由只能用一時,不能用一世」一心拍了一護的肩膀「一護,如果想成為男子漢,可不能老是哭哭啼啼的,加油,證明給爸媽看吧!」。
 
  一護有些不服氣,很想繼續狡辯,但一想到這關係到是否能證明自己是男子漢,他就只是偷偷的踹了一心一腳來撫平自己心中的不滿,卻讓一心吃痛的抱著腿在原地彈跳哀嚎。
 
  「阿!………嘶………你這個小鬼!竟敢偷襲你老爸!我看你是欠打了」。一心裝作十分兇狠的朝他做出狼牙舞爪的模樣。
 
  一護只是賭氣的朝他做了鬼臉「笨蛋老爸,你來追我阿!」隨後他便拔腿就跑
 
  「你這個死小孩!不要給我跑」一心開始耍幼稚。
 
  「我不才不乖乖聽話咧!」他們上演起追逐遊戲,在家裡到處奔跑,一護很靈活的穿越各式各樣的間隙,但一心就沒有那麼好過,每當一心快抓住一護時,一護又會躲到更狹小的空間裡,讓一心想逮也逮不到。
 
  「喂喂!快停下!很危險的!如果撞倒了什麼東西我可是會生氣哦!」。真咲繃著臉警告
 
  不過他們沒管那麼多,依然到處亂跑亂竄,氣得真咲又嚴重的警告好幾次,他們歡樂的無視了警告,一起穿過各式各樣的家具,一護還差點將花瓶打翻了,幸好一心隨後趕緊扶正,最後,一護還是被一心逮個正著
 
  「哈哈!被我抓到了吧!看我怎麼收拾你」一護落入一心的魔爪,他開始騷起一護渾身上下的癢,逗得一護哈哈大笑。
 
 
     一護的純真,映照到一雙冷漠的眼中。
 
 
 
    ****
 
  接下來幾個禮拜裡,一護全心投注於練習中,雖然一心說過一護太單純而導致無法擊中對手,但他依然堅持繼續辛苦的練習,這一切不光是為了要打贏佐藤,更是為了要變成男子漢,在這個酷熱的夏天裡,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努力的揮灑汗水拳打腳踢。
 
  當一護開始練習時,真咲都會過來觀察一護的一舉一動,有時會將他認真的可愛模樣拍下來
 
 「一護,來來,看一下這邊」一護喬好角度。「對了,就是這樣」她迅速的按下快門。
 
 「哎呀!我的兒子真是可愛」最近幾天真咲不斷的拍攝一護,陶醉在這些照片裡。
 
 一護有些害羞的說「媽媽,我一定會讓妳看見我打敗佐藤的模樣!」。
 
  真咲被一護天真可愛的模樣融化了「好阿!到時候一定要讓媽媽看見你勝利的樣子!」她牢牢的將一護抱進懷裡磨蹭他的臉頰。
 
 一護開始掙扎「媽媽!我快不能呼吸了!」。
 
 真咲鬆開了手,收斂起興奮的模樣,朝他笑咪咪的說「對不起,是媽媽太激動了,一護有這份心很好,但是努力的過程中也不要忘記適當的休息哦」。
 
  「好!」。雖然已經答應了真咲,但是一護還是有股想打贏一切的衝動,最初,只是因為被母親看見自己的糗樣,但漸漸執著於想獲得勝利的想法上。
 
 
*********
 
-武道場內-
 
  一護和佐藤已在台上蓄勢待發,一護經過多次的練習,身體已經練得相當發達,他有自信可以擊敗眼前的對手,他流露堅定的眼神,這一次,他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做到最好,握緊的拳頭隱隱發白。
 
  「第一場,黑崎一護vs,佐藤翔太」。裁判看向兩人已經就定位
 
  「預備!開始!」。當裁判哨聲響起的瞬間,一護死死的盯著佐藤,他不敢掉以輕心,上次之所以會被佐藤輕而易舉的擊敗,也是因為他太大意的緣故。
 
  佐藤看著認真的一護,不屑的嘲諷「怎麼了?你還覺得自己可以打敗我嗎?」。
 
  一護平靜的說「這次我一定可以打敗你,你等著看!」。
 
  「話說你是哪裡來的自信阿?明明之前三兩下就被打倒」。
 
  「哼!我這次為了擊敗你,可是做了很多訓練!」。
 
  佐藤依然擺出輕視的態度,他毫不在意的說「又再說大話了!才過區區幾個禮拜,你能進步到怎樣的程度?」。他迅速的朝一護展開了攻擊。
 
  這次與上次不同,佐藤採取了先攻,朝一護猛拳打腳踢,快得模糊了視線,揍得劈啪作響,疼痛讓一護脹紅臉,他咬緊牙根,趕緊架起防禦的姿勢,但如陣雨般的攻勢卻還是讓一護節節敗退,臉蒙上一層薄汗,面對那強烈的速度及力道,一護支撐不住,身體在微微顫抖,他終於意識到力量的差距,緩緩後退,佐藤看見一護開始退卻,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肯定自己能像上次一樣打敗他。
 
  但一護的內心卻沒有挫敗,在這諾大的空間裡,他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他記得,老爸告訴過他,真正的戰鬥並不是靠蠻力,而是技巧取勝,戰鬥時需要思考如何擊敗對手,所以,他一直在觀察佐藤,當佐藤在挑釁時,他能冷靜的思考,當佐藤攻擊時,他只是單純的防禦,為了更好看清佐藤的攻擊路線。
 
  佐藤勢如破竹,一護尚未有任何反擊,只是選擇防禦,很快的,佐藤將一護逼到界外,當一護看到自己命懸一線,瞬間冷汗佈滿全身,他的心跳因為害怕而加速,頓時不知所措,他不禁想起上次被簡單的打敗,如果這次依然如此,他會十分不甘心,一瞬間他的眼神變得銳利。
 
  佐藤對上那雙眼,他依然自信無比,他喜歡聚焦在身上的目光,同時他也感到失望,剛剛一護說出那樣大話,結果還是被打得像敗家犬一樣,他更能篤定自己能將一護輕鬆擊敗。他朝一護攻擊,握緊的拳頭彷彿會那緊繃的肌肉噴發力量,他深呼吸,胸口微微鼓起,嚇──的一聲,拳頭帶著旋風,迅速的潮一護的方向揮了過去。
 
  在那電光石火的瞬間,看在一護的眼中有如慢動作,他靈敏的側了身,那驚心動魄的一擊,就這樣和一護擦肩而過了,逃離攻勢的一護拍拍了胸口,鬆了一口氣。
 
  佐藤不可置信的睜大的眼,意料之外,他雖然驚訝,嘴角卻隱隱勾起,有些亢奮。
 
  而一護對於自己的表現相當滿意,原先被擊退的自信又回來了,他立刻採取反擊,他趁機繞到佐藤的背後使出了肘擊,他的動作揮灑了完美的弧度,他睜大雙眼注視一切,正離那一毫之差,他能打中佐藤!
 
  當還沒有擊中時,佐藤立即感應危險,敏銳的蹲下了身,一護的攻擊揮空。
 
  而一護因為重心不穩,身體向前倒,慌張的手足無措,佐藤抓住這個機會,順勢勾住他的腳,加速他跌倒的節奏,在這一瞬間,一護感到身體已經快失去了平衡,他猛抽了口氣,暗罵佐藤卑鄙,接著他繃緊全身上下的肌肉換來腳跟的平穩,短暫的安全沒讓他停止思考──────
 
  他立即踹了佐藤一腳。
 
  佐藤慌張的大叫,他的身體向界外傾斜,但為了不輸任何一分,佐藤使勁全身的力量,像是要抓住週遭的空氣般緩緩穩住了身體,像是想振翅飛翔的小雞。
 
  「哈哈哈!!」。一護忍不住笑出了聲。
 
  「可惡!你笑什麼笑!」。這一笑幾乎激怒了佐藤,朝一護又一陣激烈猛打。
 
  一護觀察著佐藤,佐藤因為剛剛猛烈出拳,體力消減幾分,每當一護靠近時可以感受到他微微的喘息和疲倦,而攻擊也不比一開始強烈,一護明白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所以他積極的進攻,但每當佐藤避開時,他又加的咬牙切齒。
 
  佐藤似乎早已讀取了一護的想法,有時他會出乎意料的攻擊。
 
  他們互相見招拆招,每當佐藤擊中後總是會嘲笑一護,而一護總是被激怒
  『這傢伙竟然不將我的攻擊當作一回事……雖然我總是打不到他,但難道我的攻擊對他而言不是威脅嗎?』。一護生氣的想對他大打出手,但他還是忍住了,那一天,母親失望看著他的眼神,他並沒有忘記。
 
  為了抓到打敗他的機會,一護維持著原來的攻擊。
 
  隨著時間拉長,汗水佈滿他們全身,佐藤的體力經不起長時間的戰鬥,爆發力不如一開始威猛,一絲汗水從額頭畫過模糊了視線,佐藤按著自己的步調進攻,只是每當一護躲開時,他便明白自己的攻勢早已經被看穿,他不可置信眼前的人竟然可以在幾週內做到如此程度,更何況這人又是他看不起的窩囊廢,他不能接受眼前發生的事,他想趕快的打倒一護,證明自己才是最強的人。
 
  由於他們無法攻擊到彼此,逐漸的展開拉鋸戰,一護想抓到佐藤的破綻,他連續使出腿踢、拳擊,雖然他的攻擊總是又落空,卻足以消耗了佐藤的體力,即使現在佐藤依然占據上風,讓一護感到氣餒,但他卻能在短時間內抓緊進攻的節奏,從一開始攻擊失敗,到現在可以擊中佐藤,他就像一塊不斷吸收戰鬥經驗的海綿,每當他承受攻擊時,身體就像機器自然做出反應,漸漸的,他能跟上佐藤的攻擊。
 
  一護開始得心應手,他感到十分驚喜,他相信自己遲早能打敗佐藤,他兇狠的攻擊直逼佐藤,讓他屢戰屢敗,一護順著這股節奏,擊出一拳又一拳,晶瑩的汗水在半空中揮灑了完美的弧度,他激烈的攻擊,讓佐藤招架不住,難以抵抗,當佐藤注意到時,他已經佔了下風,一護的力量永無止盡,他逐漸明白一護努力訓練不是沒作用的。
 
  直到目前為止,剛剛佐藤還沒將自己的絕招施展出來
 
  佐藤攻擊的次數漸漸減少,似乎打算降低一護的戒心,他的防禦也漸漸薄弱,一護看穿佐藤真正的意圖,開始提防起來,雖然現在是進攻的好時機,但一護不會跳入陷阱,兩人都不敢輕舉妄動,彼此都專注在對方的一舉一動,就像等待蓄勢待發的獵人
 
  在僵持片刻後———
 
  「你這個窩囊廢!到底要不要打過來阿!我都讓你這麼多了!」。
 
  「我都說不要叫我窩囊廢了!」。正當一護又被激怒,想要出拳時,佐藤露出了竊笑
 
  一護當撇見佐藤表情的瞬間,便明白這是一個陷阱,但無論一護再怎麼想收手,腦袋的反應還是跟不上神經的速度,拳無法收回,一護的腦袋一片空白,在這驚心膽跳的一刻,佐藤正好抓住他,霎那間,一切的局勢逆轉了
 
  佐藤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將力量投注到手臂,抓緊了一護的腰帶,咬緊了牙關,漲紅了臉,猛一向上提,竟然舉起了一護,這一瞬間,在上方的一護搖搖欲墜,心提到了嗓子眼,他雙眼瞪大冒了冷汗,他不想這樣輕而易舉的輸掉比賽,正當他不停的掙扎時,只聽見佐藤用足丹田的力量『嚇!』的一聲,竟然將他狠狠的摔了出去,重力與速度讓他如同玩偶般被甩到牆上,衝擊讓木板為之一震,發出巨大的聲響,一護覺得身體骨頭彷彿被震碎般,疼痛讓他躺平倒地不起,他似乎無法繼續戰鬥了。
 
  一護顫抖的想爬起來,但很明顯的
 
   「你輸了───」。
 
  佐藤說這句話時,沒有帶著輕視的語氣,一護雖然感到挫折,但沒有深陷其中,他明白是自己太過衝動才輸了,他佩服佐藤讓自己跳入陷阱
 
  這一次,幼小的他已經明白何為戰鬥───
 
  『不能哭!』。他知道自己答應爸爸媽媽,要成為男子漢,一護本來想讓媽媽看見自己獲勝的模樣,不過他還是輸了,他感到十分沮喪,這個時候佐藤拍了他的肩膀
 
  「如果輸了,下一次再贏回來不就好了!我很期待下一次的戰鬥阿!」。
 
  雖然佐藤贏了比賽,但他期待與一護繼續戰鬥,所以他決定和一護握手言和,一護感到驚訝,想不到他竟然會安慰自己,覺得他看起來沒有那麼討人厭了。
 
  『你說得對!如果輸了,下一次再贏回來就好了!』。這句話很有道理,讓一護決定重新振作,他得繼續不斷的努力,總有一天打敗佐藤,成為更強大的人,讓媽媽看見自己勝利的模樣,抱著這樣的心情,揮出來的拳都十分精神,無論何時何地,他總是不停的在練習,揮灑的汗水,他堅信著自己能夠辦到………
 
 
 
 
  冰冷的雨水滴落在莊嚴的墓碑上,一護默默的看著眾人紛紛在墳前獻花祭拜………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