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26章-by爽爽

 
   當藍染從一護的回憶中醒來時,眼前已經恢復原先空虛的景象,週遭稀里嘩啦下著大雨,冰冷的就像記憶中一護望著墓碑的那一幕,剛才激昂的情感,觸動他冰冷的內心,此時還他沉浸在剛剛的回憶中。
 
  一護看見他睜開了眼,擔憂的問「怎麼樣?還好嗎?」。
 
  藍染壓抑住那份複雜的情感,冷靜的回答「還好」。
 
  一護問起最重要的問題「那麼,你能理解情感了嗎?」。
 
  藍染如同往常冷酷平淡「沒有」。
 
  一護皺起眉頭,讓藍染看見自己的回憶,已經是他最有把握的方法了,如果連這個方法都不管用,讓他感到相當失望,只能藍染這個人天性冷血殘酷嗎?
 
  一護立刻打起精神「沒有關係,我還有最後一個方法,但是要你同意」。
 
  「嗯?什麼方法?」。
 
  「一樣的方法,但是我會進入到你的內心世界,我會找出是什麼原因讓你變成這樣」。
 
  藍染扯開嘴角「呵呵!你想要理解我?從來沒有人可以理解我!」。
 
  一護強硬的說「你可以選擇不要,但是我已經讓你看了我的記憶,作為代價,你應該要讓我看你的記憶,更何況,我不能一直忍讓!」。
 
  藍染勾出詭異的笑容,靠近他的耳邊喃喃細語「可以,你要好好理解我阿!」。
 
  雖然藍染吐在一護耳邊的氣息讓一護感到不自在,但聽到他答應,讓一護露出象徵友好的微笑,他原本以為讓藍染答應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但幸好藍染直接答應了。
 
  「你放心,我不會看你羞羞的記憶的!」。
 
  「………閉嘴………你是笨蛋吧?這樣反而讓我不想給你看了」。
 
  一護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喔……那麼……我們直接開始吧………」。
 
  藍染遞給一護鏡花水月,一護抱著慎重的心情握上刀柄,接著,他便進入到刀禪的領域。
 
 
 
  一睜眼,一護來到一片白雪皚皚的世界,他感到異常冰冷,呼出的氣息變成白煙,身上衣服不能抵住寒冷,凍得深入骨髓,直達內心,讓人感到冷酷絕望,為什麼藍染的內心世界會是一片冰天雪地呢?正當一護疑惑時,一個穿著白色和服的典雅女人來到一護面前
 
  「這裡很冷,對吧?一護」。她微笑看著他
 
  「是很冷,妳是鏡花水月?」。一護忍不住搓著手臂
 
  「沒錯!當斬月說想和我交換主人,我可高興呢!因為我一點都不想待在這種冷的要命的地方,結果惣右介把我遞給你時,你竟然沒有接住我!害我白白期待了!」。鏡花水月不高興的抱怨
 
  「……實在抱歉!斬月是我的斬魄刀,所以我不會交換的!」。
 
  「沒關係,比起惣右介讓人猜來猜去又愛騙人的個性,我喜歡你有話直說,你好太多了,斬月就是不知道你的好才想要交換,像我這種懂得珍惜,又強大的斬魄刀,你一定要選擇我!」。
 
  一護嘆口氣「抱歉!我無法接受妳!」。
 
  鏡花水月鬧起脾氣「為什麼!斬月都拋棄你了!而且他還跟我說他不會回去!」。
 
  一護心情波動「不可能!斬月絕對不會拋棄我!即使這樣我還是無法接受妳!」。
 
  「你知道我的能力吧?擁有了我,你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護廷十三隊的所有人擊倒」。鏡花水月微微靠著一護的肩膀,抱起他的手臂,含情脈脈的在他耳邊細語「接受我!」。
 
  一護感受耳邊的寒毛豎起,他掙脫了鏡花水月「不可能!」。
 
  鏡花水月露出不懷好意的眼神「雖然惣右介答應要給你看他的記憶,但實際上他只想要用假記憶騙你,這男人多惡劣阿!你真心誠意想幫他,但他卻騙你,這種人真的不值得為他付出!」。
 
  知道被藍染欺騙後,一護雖然感到生氣,但表情不為所動「雖然他在說謊,但妳也是在騙我」。
 
  鏡花水月勾起嘴角「哦?你是怎麼知道我有說謊?」。
 
  「從妳剛剛說斬月不想回來時」。
 
  鏡花水月發出清脆悅耳的笑聲「呵呵~抱歉,他確實沒有那樣說,我太心急才說謊的,請原諒我」。
 
  「你們說謊就像家常便飯,算了,他既然不想給我看,那我也只好自己找了」。說完,一護便邁起步伐準備離開。
 
  鏡花水月開始慌張「等等!如果我可以給你看惣右介的記憶呢?」。
 
  一護停下腳步轉向她「妳要給我看他的記憶嗎?但他不是妳的主人嗎?」。
 
  「沒關係的!他自從有了崩玉後就不需要我了,只要你肯接受我,我就給你看惣右介的記憶,怎麼樣?這個交易很划算吧?」。
 
  一護突然想起和藍染在現世的戰鬥,那時他體會到藍染刀上的孤獨,在他擊敗藍染後,藍染的斬破刀破碎,崩玉不認為他是主人,最後還被屍魂界判刑期兩萬年,那時他以為這人的一生就如此結束了,誰知道………
 
  「謝謝!但我不需要!我打算自己去找!」。一護頭也不回的走了。
 
  鏡花水月哪知道一護如此固執,慌張的跟上他的腳步「你真的不考慮嗎?真的很划算阿!」。
 
 
*********
 
  一護在一片冰天雪地盲目的尋找,但很可惜這裡除了一片白茫茫的雪之外什麼也沒有,一護雖然感到氣餒,但又很快振作,他加緊腳步,寒冷不只是凍傷了身體,還有心靈上孤寂及空虛,一護這才明白自己離他的心有多遠,之前與藍染的相處似乎都是笑話,他不明白自己的真心對待,是否有影響到藍染?如果沒有,那真的是讓人絕望,他不曉得在這裡的目的是為了要讓藍染理解情感?學習暗元素?還是為了探索藍染孤獨的內心?理解他這個人?
 
  「一護,不要再找了,只要你答應我,什麼都可以看到,而且還有強大的力量!你為什麼就是不答應?」。
 
  一護又嘆了口氣「妳放棄吧,我絕對不可能接受的,對我而言,斬月才是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斬魄刀,他是我的夥伴,我不可能放棄他的」。
 
  鏡花水月鍥而不捨「一護,我明白斬月對於你的重要性了,如果我說,我可以讓斬月回到你身邊呢?」。
 
  「不用了」。一護依然堅持自己的決定
 
  鏡花水月大發脾氣「為什麼!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固執!」。
 
  「我有自己的原則,而且藍染這麼孤獨,想必他是需要妳的吧?」。
 
  鏡花水月收斂怒氣「一護,你太善良了,你會這麼說是因為他還沒了解他,等你了解就會知道我為什麼想逃離他」。
 
  一護露出微笑「了解他不就是我現在想做的事嗎?」。
 
  鏡花水月無言以對,她只能看著一護走過一片又一片的雪地,像無頭蒼蠅茫然的尋找,她不曉得一護為什麼如此堅持,明明藍染謊話連篇,根本不值得他這樣付出,她心裡感到焦躁無助,她跟著一護踏過漫長的雪地,感受永無止盡的寒冷,終於,她受不了,忍不住大吼
 
  「一護,你這樣找根本沒有用,他把自己的內心藏的很深,你根本無從找起!」。
 
  「即使這樣,我還是要找」。
 
  他們又踏過無數次雪地,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一護的手腳已經凍到毫無知覺了,但雙腳還是行走,這裡彷彿是潔白空虛的地獄,放眼望去,除了他和鏡花水月兩個人之外再也無任何事物,但他明白,他必須堅持住,因為他想知道,那時藍染揮出來的刀,為什麼如此孤獨。
 
  他開啟了永不停歇的旅程,他的臉上蒙上一層冰霜,鞋底被踏平,他不斷的嘗試各種方法尋找,但所到之處皆毫無變化。
 
 
  『…………』。
 
 
  鏡花水月本來不相信一護有耐心在這漫漫大雪中尋找,但當她看著一護毫無怨言的四處奔走,心中感到深深的不值,她感嘆,她無法和一護無限的打轉
 
  「一護,停下來吧,像你這樣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我可以讓你看他的記憶,不需要任何交換」。
 
  一護停下轉身,他露感激不盡的笑容「謝謝妳」。
 
  「先不要道謝,他的戒備很深,你必須要有被發現的心理準備」。
 
  「好,謝謝妳的幫忙」。他必須把握這次機會
 
  鏡花水月握起他的手「閉上眼」。
 
  一護感受到她手裡的溫度,乖乖閉上了眼睛,瞬間,一股溫暖的水流向他席捲而來,在手上的觸感消失了,他沉靜在一片溫暖的大海中,隨著海浪漂浮,意識逐漸沉睡,取而代之的是一段如夢似幻的記憶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