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一]死神同人 -『黑洞』-第31章-by爽爽

 
   夢境逝去,一護逐漸甦醒,親眼看過藍染的記憶後,他感到深深的心寒,他是徹徹底底的了解藍染的為人,之前他竟然妄想從藍染身上得到安慰,簡直癡人說夢。
 
  一護睜眼便看到了藍染,厭惡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流出
 
  藍染接收了他的目光,毫不在意的嘲諷「怎麼樣?你現在意識到我是怎樣的人,會不會太晚呢?如此一來,你還要和我結伴拯救世界嗎?」。
 
  一護明白自己的態度不對「抱歉,我只是終於意識到你是個人渣而已,請先讓我靜一靜吧」。說完,一護便甩開藍染,自顧自的瞬步離去。
 
  「這樣便拋下我了嗎?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溫暖離他遠去,冰冷、黑暗逐漸佈滿了他的心
 
 
-斷界內,幾天後-
 
  經過幾天的思考,一護重回原本的練習地,正當他找到藍染時,卻看到令人不可置信的一幕,藍染身上充滿了黑暗力量,他手中的鏡花水月被影響,逐漸崩壞、解離、破碎。
 
  一護立刻運用了暗元素阻止了他,當他完全壓制住藍染後「你為什麼要破壞自己的斬魄刀?」。
 
  「我讓反抗我的東西消失,這有什麼錯?更何況你不是不要它了嗎?」。
 
  對一護來說斬魄刀等同於自己的夥伴,他不敢相信藍染竟然這樣對待自己的斬魄刀「給我!現在我要她了!」。
 
  藍染如同扔垃圾般將鏡花水月丟給一護,而一護卻十分謹慎的接過「你會後悔的!竟然不好好珍惜自己的斬魄刀!難怪我一進去時鏡花水月還向我抱怨你!」。
 
  藍染毫不在意「像你這樣將斬魄刀視為同伴的人才是真正愚蠢,斬魄刀充其量只是工具,你竟然會對工具產生感情,根本就是懦弱的象徵」。
 
  「隨你怎麼說!總有一天你會為這句話感到後悔!然後哭著求我還你!」。
 
  藍染嘲笑「不知道是誰先哭著求誰要斬魄刀呢……」。
 
  本來,一護應該為這句話感到氣憤,卻因為愧疚心而不發作,沉默的令人尷尬。
 
  藍染意識到氣氛不太對,只見一護低著頭,沉默不語,他也沒興致戳破這份尷尬,自從一護甩手離開的那幾天,他便感到強烈的憤怒,他意識到名為情感的力量,他本不該被無用的東西影響,卻無法自拔。
 
  「對不起,我那天不該那樣對你」。
 
  瞬間,僅僅只是因為一護的道歉,掃蕩了藍染這幾天的鬱悶和煩躁,他這才發現自己被情感影響的多深「那麼,你是為了什麼來找我這個人渣道歉呢?」。
 
  「哈,你好像在說氣話似的,我是因為想到平子說過的話,才覺得自己有錯」。
 
  「他那種人能說出什麼好話?」。藍染不以為然
 
  「他說,曾經被你陷害,你告訴他,如果肯用心對待你的話,便會發現你的破綻,只因為平子的不信任和戒備心,才自食其果,當時我覺得說出這種話的你,像一個想親近,卻被疏遠的小孩,平子也很認同我的想法,因此我並不想這樣就疏遠了你」。
 
  「哼!竟然把我比擬成小孩,你可真有趣!」。
 
  「你真的像個任性小孩」。
 
  「…………為什麼?」。
 
  「就比方說,其實你早已經學會怎麼使用暗元素了,卻不告訴我,還有明明在我的回憶中理解了感情,卻又不承認,是為了什麼呢?你真任性!」。
 
  被戳破事實的藍染面不改色「你怎麼知道的?」。
 
  「剛剛你想破壞鏡花水月時,我就知道你早就學會暗元素了,而理解感情的部分則是鏡花水月告訴我的,藍染,你為何不試著坦承一點?把想要的說出來,這樣大家也會更能理解你,你到底在彆扭什麼?」。
 
  「就算說了……也沒有用………」。語氣之中帶了些失望
 
  「算了,反正你不要再鬧彆扭了」。
 
  「那樣你還願意相信我,並和我結伴?」。藍染不自覺期盼
 
  「當然了!雖然你曾經很壞,我仔細想這幾天的相處,發現你不像曾經那樣,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跟你好呢?」。一護真心的微笑
 
  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卻讓藍染莫名感動,果然……還是被感情影響太深了嗎?
 
  「對了!既然你都已經學會暗元素了,那我們就趕緊出去吧!」。
 
  瞬間,猜忌、惡意、懷疑又重回藍染身上「好阿!我很期待」。
 
  我很期待你見到他們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斷界外,屍魂界-
 
  當一護和藍染重回屍魂界後,一護不可置信的看見早就已死亡的破面們,他們竟然活生生的站在那裡,一護揉了好幾次眼睛,才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
 
  「不要再揉眼睛了好嗎?我們都復活了,你那一副見鬼的模樣是做給誰看,真是愚蠢」。烏爾奇奧拉忍不住嘲諷
 
  一護被嚇到「哇!說話了!我剛剛以為他們是蠟像呢……」。
 
  「我會無聊到做蠟像給你看嗎?」。藍染忍不住翻白眼
 
  「那為什麼他們都不動?而且都站得直挺挺的?」。一護指出不合理之處
 
  藍染小聲說「我可沒有要他們站著哦」。
 
  「對阿!為什麼我們要站著阿?可以坐著阿!站著腳好痠阿!」。莉莉妮特不斷的捶著自己的雙腿。
 
  「妳站好,不要在藍染大人的面前失態」。史塔克無奈的阻止她
 
  「阿!!!!」。一護突然想到什麼
 
  「喂!人類!幹什麼突然大叫阿!不知道這樣很嚇人嗎?」。
 
  「藍染,這該不會是你之前說過的,修練完後要執行的計畫吧?」。一護皺著眉
 
  「是阿……」。藍染瞇起眼,細細的打量著一護的反應
 
  而一護似乎不是很開心「……我有些話想問,但之後再說吧」。
 
 
  於是,他們又重新回歸斷界內,破面們接收了藍染的指令,展開了暗元素的訓練,不過,虛本來就是心靈墮落而生,那麼,這樣的破面又要如何學會理解感情?自從烏爾奇奧拉復活後,重新回歸到藍染麾下,第一次面臨到這樣的難題,如同他曾說過,敲破腦袋、撕裂胸膛,就可以看見所謂的心靈嗎?
 
  烏爾奇奧拉嘗試撫摸心臟,然而觸及之處卻是一片虛空
 
  「黑崎一護,井上織姬在哪?」。
 
  一護很驚訝烏爾奇奧拉會提到井上,他不由自主難過「……她早於幾個月前就消失了,你找她做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問問」。烏爾奇奧拉繼續思考心靈為何物
 
  一護在藍染耳邊細語「藍染,你要怎麼讓他們學會阿?你看烏爾奇奧拉一臉懊惱的樣子」。
 
  「當然是請你教他們阿!」。
 
  「我當然會教囉!但虛不是生來無心的嗎?就好比烏爾奇奧拉,我無法想像他擁有感情的樣子」。
 
  藍染露出殘酷的微笑「連我都擁有感情了,他們難道學不會嗎?如果學不會,那我只好把他們殺掉了!」。
 
  一護頓時感到憤怒「你怎麼可以跟浦原一樣!你忘記當初他也對你說這種話嗎?我不管!他們可是你好不容易復活的夥伴!我一定拼命教到會!不准你把他們殺掉!」。
 
  「…………」。藍染訝異一護又將曾經的敵人視為夥伴,本來他擔心將破面們復活,會使一護認為自己別有異心,雖然原先藏這手確實打算第二次謀反,不過現在他已經將一護視為夥伴了,復活他們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幫助屍魂界,如果一護猜疑他,那他會很失望。
 
  「你剛才有話要說,是什麼事呢?」。藍染假笑
 
  「我要說,我很生氣,你要復活他們也不和我說一聲,也許我還能幫你呢!你這樣是不信任我的表現哦!」。
 
  「………」。藍染確實對一護產生猜忌之心,但他不慚愧,誰叫一護的信賴之心不尋常,雖然這出自於一護對於家人及夥伴消失後的恐懼才導致他失去了警戒心,不過他可不容許“不被信任”出現在自己身上,黑崎一護更是不可以。
 
  「算了,以後如果再有類似的事,麻煩告訴我,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不要自己一個人默默承擔!畢竟我們是夥伴嘛!」。
 
  「………」。又來了,這種被吸引到不可自拔的感受……儘管是情感作祟,藍染卻想壓抑一切。
 
  「怎麼了?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對……」。
 
  「沒什麼,只是有點恍神罷了」。藍染又露出習慣的微笑
 
  一護默默擔憂著他。
 
 
  隨後,一護和藍染分別帶組破面展開練習,由於目前斷界內沒有一絲靈子,大家都還無法施展力量,一護告訴他們如果想重新獲得力量,需要擁有情感,因為暗元素是以“負面能量:悲傷、憤怒、絕望……等作為力量來源”,第一階段,一護先讓他們尋找能勾起情感的回憶,但這群離經叛道的破面難免不受控制,雖然他可以像藍染一樣用力量掌控他們,但他卻不想這麼做。
 
  「什麼嘛!這是什麼鬼的力量!竟然還需要理解感情!」。諾伊特拉滿口不屑
 
  「不要抱怨,諾伊特拉,你先仔細想想,也許會有呢」。一護已經打算拼命也要將他們教到會。
 
  諾伊特拉鄙視「就算沒有靈壓,我也一樣強!不需要學這個!」。
 
  「你確定不需要解放斬魄刀嗎?我記得可以超速再生呢?這樣對你們而言又多一份勝算」。
 
  諾伊特拉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在他耳邊私語「屍魂界的走狗,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讓藍染聽你的話,不過當我出去時便是那個十一番隊隊長的死期了」。
 
  一護見證過諾伊特拉與劍八瘋狂的戰鬥「哦………你不知道嗎?劍八他,早就於好幾個月前消失了哦」。
 
  諾伊特拉立刻粗魯的扯他的衣領「什麼?他去了哪裡了!快告訴我!」。復活後打敗那個男人對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事。
 
  一護嘆氣「他去黑洞了,你可以去找他,但是我不認為你可以打贏他」。
 
  諾伊特拉更是氣急敗壞「憑什麼!你在看低我嗎?等我恢復力量就將你────!」。
 
  「住嘴!諾伊特拉,不要愚蠢到威脅正在指導我們的人」。烏爾奇奧拉即時制止他
 
  「───切!」。諾伊特拉便馬上收斂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他經過初代劍八的指導,力量已經提升到可怕的境界,再加上黑洞內沒有靈子,如果你沒有完成暗元素的訓練,是沒有辦法去擊敗他的」。
 
  「什麼嘛!到頭來還是要完成這個狗屁訓練!」。對於諾伊特拉來說感情是他不屑一顧的東西,他根本不可能完成這個愚蠢的任務。
 
  烏爾奇奧拉在意起另一件事「所以說,井上織姬也去了所謂的黑洞嗎?」。
 
  「……是的」。一護言語中帶了不可隱藏的落寞
 
  「話說,剛被藍染大人復活的時候,我就很在意一件事,為什麼屍魂界死神和整的靈壓都消失了?難道都進了所謂的黑洞?」。史塔克問心中的疑惑
 
  一護感到驚訝「………難道藍染沒有告訴你們嗎?」。
 
  「自從復活後,藍染大人只有說兩件事,第一:絕對服從您(黑崎一護)的命令,第二:完成暗元素的訓練,僅此而已」。
 
  「那我告訴你們,在你們尚未復活的這段期間,世界歷經了許多事,死神、虛、整都消失於黑洞了,甚至以後連人類都有可能全部消失,因此我們得積極的訓練,總有一天得前往黑洞拯救那些人」。
 
  「真是有趣,您是要我們拯救世界嗎?」。史塔克不禁大笑
 
  「沒錯!你倒是臨危不亂的,叫什麼名字?」。
 
  正當史塔克想回答時,突然一道十分驚慌的怒吼聲傳來「黑崎大人!您說我們要去黑洞裡,但是這段期間沒半個人回來的話,我們再去不是必死無疑嗎?!」。
 
  一護不想引發騷動,立刻解釋「基本上,黑洞內部的狀況無人能知,但是遲早大家也是會被捲入黑洞的,因此你還是乖乖訓練吧」。
 
  於是破面們這才了解這個世界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大家幾乎驚愕失色,面對未知的恐懼、未知的力量,驚慌不安的神色蔓延在破面的臉上,打破了過往的自信、囂張、強悍,如今破面竟然也會因為生死問題而惶恐起來。
 
  「為什麼阿!明明我們都已經復活了!卻要去送死!
 
  「為何我們不自己尋找一個安身之地呢?那也好過去拯救希望渺茫的人類阿!」。
 
  「就是說阿!為什麼身為破面的我們要去拯救人類阿!」。
 
  「我才不幹!自己去死吧!」。
 
  至此,一護感到非常憤怒,一直以來,他都在為拯救夥伴努力,對於這種貪生怕死的發言感到相當氣憤,但是當他還沒來得及看清眼前的破面時,藍染卻瞬步到違抗者的面前,一瞬間,簡單俐落的將幾個破面給解決掉,印入眼前只是揮灑在空中片片血花,卻讓所有人恐懼臣服不已。
 
  一護立即拔刀來阻止,兩把斬魄刀在空中造成鏗鏘的巨大回響,他們僵持了半晌,藍染收斂了殺意「為什麼阻止我?他們可是違抗者哦?」。
 
  「放他們走,沒必要殺了」。一護確實生氣,卻因這血淋淋的場面而找回了理智。
 
  「……可以放走,但你以為他們因我而死嗎?這都是因為你說出了真相,才導致這樣的下場哦」。朦朧血霧中藍染露出懾人微笑,雖然是在諷刺一護,但底下的破面聽到這句話後,如獲大赦般,紛紛逃之夭夭,也有少數不屑逃跑。
 
  一護再度被激起怒意「你少胡扯了!本來就該告訴他們真相,怎麼可以讓他們蒙在鼓裡!」。
 
  「真是愚蠢,看看說真相後又是什麼樣子」。藍染指向那些拼命逃竄的破面
 
  一護忍耐怒火「就算這樣,也不可以隱瞞他們吧!難道你不把他們當夥伴嗎?」。
 
  「你又是這樣子,滿口夥伴,這是你在現世學到的怪僻嗎?我說過了吧,面對任何事物,必須無情,看樣子你學不會呢」。藍染冷眼掃向正在逃跑的破面們
 
  感受到殘酷殺意的破面,如臨大敵般落荒而逃「哇!!快跑阿!!!!」。
 
  一瞬間
 
  一道天翻地覆的黑色月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呼嘯而過
 
  「這是?月牙天衝?藍染大人怎麼會用這個?」。
 
  正當眾人反應不及時,一護如閃電之姿來到面臨死亡命運的破面前,以力敵千鈞之勢抵擋住這股震天動地的力量,並將這股力量迅速轉為己用,立刻蓄勢待發,隨即,一股波蘭壯闊的力量反朝藍染逼近。儘管藍染十分強大,但股力量卻絲毫不遜色,甚至隱隱壓過剛才的氣勢,看著違抗命令的破面,臉上露出算計的笑容,冷血的令人可怕。
 
  但一護無所畏懼,即使面對屍魂界的敵人、虛圈的王者,他對於夥伴的執著已經超越了一切,藍染對於夥伴的漠視,激怒了一護,他會與藍染對抗到底,暗元素因為兩人的情緒吸引而激發,有如永無止盡的深淵般激得人心惶惶。
 
  「天阿!多麼強大的力量阿!光是靠近就感到灼熱了!」。
 
  當兩人展開令人驚心吊膽的戰鬥後,四周皆天翻地覆,大家見識到這兩人如神般的力量,紛紛退避三舍,藍染依然不斷追殺逃跑的破面,這個舉止無疑又更激怒了一護,暗元素又更刺激一護朝失去理性的方向前進。
 
  「朝這裡打來了!快逃阿!」。
 
  這正是藍染想要的,破面們全因為他們肆無忌憚望而生畏,對於人心瞭若指掌的他深知破面是只臣於力量的生物,一護的真誠不可能真正的打動他們,望著底下的破面,藍染似乎又回到強大又孤單的自己。
 
  正當戰鬥如火如荼的進行,他們彼此都打得忘我時,另一股力量向他們席捲而來
 
  「趕跑敵人吧!群狼!」。純黑的力量正是由暗元素凝聚而成虛閃,朝他們筆直發射,一護靈敏的避開,而自傲強大的藍染不屑於閃躲,當虛閃鋪天蓋地的打向他後,爆發的力量光芒四射、耀眼奪目,虛閃逐漸消散後,周遭瀰漫的煙霧退去,令人望而生畏的是,藍染毫髮無傷,無言的宣示著自己的力量。
 
  史塔克敬畏的鞠躬「很抱歉打斷兩位的興致,但是如果我再不阻止的話,恐怕這個空間就快支撐不下去了」。
 
  一護恍神的看向周遭,原本完好的空間因為他們的力量而差點潰堤,而底下的破面恐懼而瞻望,這並不是一護想要的,他明白自己又失控了,他得振作。
 
  「對不起,造成大家的困擾了」。一護誠心的向他們道歉,出乎意料的舉止讓破面略感惶恐。
 
  「您沒必要向我們道歉,我等將臣服於您」。所有破面,即使不甘心,但仍然跪拜於力量之下
 
  此刻,一護感受到一人之上,萬之下的感受,他明白這是藍染的詭計,讓本來想和破面當夥伴的他事與願違,他只好無言的怒視藍染。
 
  「不要天真的想和任何人做夥伴」。
 
  雖然藍染眼神冰冷,卻意料之外的是關心的話語,這讓史塔克大開了眼界,他不禁對黑崎一護感到好奇。

留言

秘密留言